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就爱2018世界杯投注官网 -> 其他类型 -> 房奴,向钱冲

2018世界杯投注开户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何国威这次回广州工作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,蓝清灵抱着琪琪送至电梯口,琪琪仿佛知道爸爸要离开,嘴里一直喊着:“爸爸,爸爸!”最后还哇哇地大哭起来,毕竟骨肉相连,做父母的看到自己孩子这样子,心里莫名有股很感动的东西,夫妻俩见状双眼都湿了,眼泪不一定是伤感的眼泪,也可以是开心的高兴的或者感人的。

    眼见着中秋国庆这个黄金周,就要来临。广州南沙区这边,不像深圳那般高楼林立,何国威想起了孤身一人在深圳过的第一个春节,也就是出来实习的那一年,待在出租屋楼下小卖部看完人生第一个没有家人的春晚……就为了值班,拿那三倍的工资。

    在大学时候走在广州的的大街小巷,发现黑人太多,而且什么都是吃。所以他对广州这座城市也不陌生。记得与陈子杰在上下九买运动服的时候,店里就他们和收银员是中国人,其他顾客都是黑人,这让他们深深怀疑自己是出国了吗?

    然后陈子杰说了句:“靠,全部都是老外。”

    身旁的黑人露出不悦的神情,非常标准的中文回道:“你以为我听不懂中文吗?”

    来自其他国家的人都不喜欢人家称他为老外。

    出来店门后,陈子杰学着老外的腔说道:“说得比我还标准的国语。”

    回忆恍如昨日……

    每天下了班,没事做又还不想回宿舍的时候,他依旧喜欢站立在窗台,想念老家的父母,想念深圳的妻子和女儿,特别想念那座环境好,比较公平,讲究能力的城市,或许真把深圳当成是自己的第二个故乡了。

    发生陶思成的事件后,想回去深圳发展的**越来越强烈……

    在没买房前,职位和收入上来之后,生活状态也变化了,周末可以和还是女朋友身份时的蓝清灵逛街。从世界之窗看各国风光,去COCOpark找街逛,去西涌抓小螃蟹,去OTC华侨城喝杯咖啡,哪怕在星巴克坐坐装装逼也是件愉快的事情,也会去深圳大学操场逛一逛,或是去一趟深圳湾看日落。

    那时候自由的自己还不是房奴,带着女朋友可以干自己想干的事情,去想去的地方。他的工资可以轻易的买得起IPAD,可以陪蓝清灵网购,买的的东西基本上第三四天就到了,而且还包邮。

    那时候大家都年轻,满满拼搏的热情,加班就加班啊,为了学知识,为了那个钱途的未来,因为始终坚信深圳是个造梦,**丝可以逆袭的城市!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出来工作也有那么几年了,感觉自己变化了不少,可能是为了生存改变了他自己,也可以说是深圳让他改变了他不少。深圳是一座处处充满物质**的城市,大部分都是外乡人,来深圳时大家都一无所有,因此房子和钱,似乎成为衡量一个人在深圳闯荡成功的唯一标准。

    站在孤独筑成的高墙前,有时候觉得梦想那样遥不可及,有时候又觉得应该再拼命一点。总之,买房后的强大压力,工作,生活无望的那段日子简直负能量爆棚。

    有时候自己会靠在沙发上思考,自己买学位房会不会一下子起步太高了?总觉得年轻,什么都可以顶得住,现实却有点支离破碎。他看看时间想起了蓝清灵,便拿手机给她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里边传来蓝清灵非常欢快的声音,可以感觉得出她此刻心情很愉快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这么开心?”何国威内心的压抑跟她形成鲜明的对比,不过被她的情绪渲染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我在逛街,跟着翠娟。她说我赚了钱,必须请客,赚了钱必须要消费下。不消费体会不了有钱跟没钱的差别。”

    “哈,那也是。你看到自己和孩子需要的东西也买点,这段时间辛苦了。今天不是周三么?这个时间不用帮小小家的孩子补习么?”何国威有点奇怪,平常六点左右她应该还在家帮宁宁做功课的。

    “她今天去秋游了。”

    何国威在电话里头听到杨翠娟的喊声,便说道:“那你们逛吧,晚点再聊。”

    蓝清灵挂了电话后,便推着孩子疾步走到杨翠娟身边。

    杨翠娟正拿着一件裙子问她好不好看,蓝清灵点点头称好看,问道:“有折扣吗?”

    “打完折扣还要800多……”杨翠娟小声地说道,换做是以前,自己看上的衣服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就买了下来。自从换房子后,月供比以前压力大了很多,花钱自然而然没有以前的大手大脚,闲暇时间基本都用在应酬工作上了。

    蓝清灵知晓她此刻的心情,爱不惜手又得想下值不值得,便轻轻地将其拉到一旁,离导购小姐远点的地方,轻声地说道:“要不下次再买吧,又不是必须要的东西。赚了大钱再来好好消费下。你不是说今天我是主角,失去工作后还赚了钱,必须得消费一把,庆祝一下。”

    杨翠娟觉得这话给了自己台阶下,从来没有在出来买东西有犹豫感,第一次感到现实带来的压力。

    一直觉得自己就像一棵雪松,自己一个人就能独立地活得很好,蓝清灵就好像一根竹子,虽有韧性,却透着柔软,让人怀疑不能独挡。而事实,两个人的内心世界完全相反。

    深圳CBD的消费相对比较高,蓝清灵带着杨翠娟去了家,自己心仪已久却下不了手的饭店。

    菜单打开一看,蓝清灵差点背过气去。随便翻翻,没有单价50元以下的菜!一些其貌不扬的,竟然还要一两百元!黑店!真的是黑店!蓝清灵对着菜单一肚子腹黑。

    杨翠娟则是优雅地翻看着菜单,边看边说道:“这家店的菜名好文雅啊,这“花好月圆”是什么来的?”她挥手招呼服务员过来点菜,并且问了这些好听的菜名是什么来的?

    服务员一一道来:“花好月圆”是虾仁炒鸡蛋,竹笋炒排骨叫“步步高升”,“游龙戏凤”是鱿鱼炒鸡片,“绝代双骄”,就是青辣椒+红辣椒,“火辣辣的吻”就是辣椒炒猪嘴”……

    蓝清灵问道:“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”是什么?突然感觉这里好适合情侣来拍拖的地方,心想下次结婚十周年的时候一定要在这里吃一顿。

    当服务员说是海带炖猪蹄的时候,杨翠娟和蓝清灵都会意笑了,这些普通的菜色取了个名字,店家的档次一下子高了这么多。

    还好,杨翠娟提前打了招呼,说CBD这边吃会比较贵,毕竟这里是深圳最大最密集的总部企业聚集区、是深南大道中轴线上最大的金融区、媒体总部区,现在又打算建座深圳最高的大厦,叫平安大厦。中心区背靠莲花山,南望香港口岸,地理位置特别高大上。

    不然蓝清灵很可能立即走人。想到享受型的某人,蓝清灵转念又想:好歹人家也是自己的好闺蜜,算了,看在她买了很多盒月饼的面上,的确让自己赚了,今天眼睛一闭,就奢侈一把吧,必须请吃大餐。

    期间杨翠娟两只眼睛巴巴地看着蓝清灵,脸上一副感恩模样。

    “我来付饭钱吧。看你这家伙身上好像被割了肉一样,”杨翠娟笑而不答。

    “我请,我请,你这分明在说我没进步嘛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琪琪很开心,拿着勺子咿咿呀呀地说个不停。

    杨翠娟没再提抢着买单的事情,看着窗外流连忘返的人群,说道:“如果要寻找深圳的曼哈顿,并且是发展成型并产生效益的,那一定是深圳的CBD。好久没有来这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觉得深圳CBD比美国的曼哈顿更有人气和活力,比法国的那啥更具规模,比香港的中环区层次更明晰。”蓝清灵对深圳的喜爱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。

    深圳,一座新生的城市,三十多年前,这里还是一片渔村,贫穷与落后并存,三十多年以后,成了国内一线城市,年轻得让有些人感受到了希望,也让有些人感受到了绝望。

    “深圳房价全国有名,唉,满地都是为梦想奋斗的人,然而,在这座富裕的城市,还有一些更富裕的人,看看我住的地方,你就知道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是我认识的最厉害的同龄人。不动声色,运筹帷幄,谁的本事有你大着呢,毕业不出十年,你等着瞧,巾帼不让须眉,我学习的偶像。”

    杨翠娟笑翻道:“还巾帼不让须眉,女强人往往会引无数英雄尽折腰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