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就爱2018世界杯投注官网 -> 其他类型 -> 撩妻有瘾:老公请节制

2018世界杯投注开户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“什么是第一个垃圾桶?”

    启凡故意提出疑问:“市民广场有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吧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!哪那么多问题,就是正对着马路对面那个药局的垃圾箱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启凡答应之后,又强调道:“不过,你们可是听清楚了,不要伤害我太太,她少一根汗毛,你们都拿不到这份赎金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们一定不会伤害启太太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,我现在就去筹钱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启凡再次用无线电发送摩斯密码给启晨曦:你什么时候可以救出小绵?

    ——不会超过一小时。

    启晨曦回复了一句,暗中观察着厂房内三个男人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她的手表再次闪烁着信号。

    启晨曦低头看了一眼,知道这是来自饕餮的讯息。

    她按下之后,接收了密码。

    ——家主大人,我看到你了,我在你的六点钟方向。

    启晨曦立刻朝着自己的对面看去,回复道:不伤害慕斯绵的情况下,你能解决几个?

    三个都可以呀。

    饕餮向她比了个手势,表达了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启晨曦强调道:保守一点,不能冒险。

    那就两个吧。

    饕餮又比了v字。

    启晨曦无语地叹了口气,继续道:那么拿着ak的男人,和那个没有武器的男人交给你,另外一个我来搞定。

    饕餮朝着里面看了一眼,用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启晨曦低头确定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,比了个手势:10分钟后行动,听我的指令。

    饕餮再次点头,直接翻下围墙,躲在了一堆破烂的机器后面。

    启晨曦也趁着里面的人不注意,翻身进入里面。

    她就站在门后,听着里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先,先生,你,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绑匪颤巍巍地询问,看起来似乎是非常害怕。

    启晨曦疑惑地探出头,看了一眼,就见那个拿着ak的男人,想要伤害慕斯绵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?当然是毙了她了!”

    “您别开玩笑了,毙了她,那赎金就拿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绑匪连忙握住了他的武器,不让他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傻,杀了她一样可以拿到赎金!等会儿5点,你等着收钱就是了。至于她,死在沙之国,就是死无对证,你觉得那个启凡真的可以追查到我们身上吗?”

    “不,不行!”

    绑匪依旧不让他这么做,“等会儿要是他还要听这个女人的声音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这个简单,我们现在就录一段这个女人的尖叫声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拿掉了慕斯绵嘴上的布块,让她叫喊。

    因为慕斯绵听不懂阿拉伯语,所以并不知道他们刚才那段对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只是圆睁着双眼,瞪着面前的男人,咒骂道:“你们这群人渣,信不信我老公灭了你们?你们竟然敢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没有骂完,再次被堵住了嘴。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我们有录音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说完,再次举起了ak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!我在新闻和杂志上看过那个启凡的男人,他是个非常厉害的人,我们杀了他老婆,他一定是挖地三尺,也一定会把我们找出来的!我不能冒这个险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不让看,信不信我连你一起毙了!”

    男人恶狠狠地威胁。

    慕斯绵这一刻意识到面前的两个男人,一个是在挽救自己的生命,而另一个是想要杀了自己。

    她的脸上露出特别惊恐的神情,双脚用力在地上跺着,双手用力挣扎着。

    启晨曦眯了眯眼睛,第一时间给饕餮发了密码:立刻行动!

    发完,她就冲进了厂房内。

    手中的手机直接砸向那个想要开枪的男人。

    这一下,正好砸中了对方的脑袋。

    他的眼前有些眩晕,用力甩了甩头,想要开火,就被启晨曦一个飞身的剪刀脚,卡住脖子,用力砸倒在地。

    晨曦姐姐!

    慕斯绵一看到她,整个表情都亮了,双脚比之前跺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另一个持械的男人举枪瞄准了启晨曦。

    砰砰砰。

    伴着一串枪响,启晨曦借着倒地男人的武器,打伤了不远处那个杀手的手腕。

    对方一路翻滚,飞身躲避,从袖袋里拿出有毒的飞镖,掷向启晨曦。

    “铛”的一声,金属撞击的声音有些刺耳,空气中甚至出现了一丝火光。

    饕餮坐在高处,用自己的暗器,打掉了飞向启晨曦的飞镖。

    “小涛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好十分钟之后的吗?为什么提前了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懒懒的,脸上的表情很是呆萌。

    “紧急情况,你说好的解决两个呢?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饕餮低低的答应了一声,从高处跳到地上。

    之前那个绑匪,一看到这情况,立刻见慕斯绵拉到面前,拿着刀子,抵住了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别,别乱来!否则,她真的会没命的!”

    他故意把慕斯绵做成挡箭牌,保护自己的安全。

    启晨曦一拳,把倒地的男人打晕了,缓缓站起来:“你应该很清楚,如果你伤了她,你也活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,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结巴地说道,“可是,反正也是死,不如拉她做垫背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你一定会死?”

    启晨曦挑眉看着他,道:“你刚才一直都在劝阻这个男人杀启太太,我相信启太太会开一面,不会要你偿命的。”

    “唔唔唔!”慕斯绵用力点头,表示完全认可启晨曦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真,真的?”

    绑匪愣愣地看着她们,心性似乎有些动摇。

    “当然,我从来不说假话。”启晨曦说着,便看向饕餮,道,“小涛,告诉他,我是不是从来不说假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饕餮口中吃着棒棒糖,认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同时,他的指间也夹了一枚暗器,只准时机,就可以要了这个绑匪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那,你们真的不会杀我?”

    “说了不会,就一定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放了她,赎金我也不要了,你们能放我离开吗?”

    他努力跟启晨曦谈着条件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启晨曦算是答应他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放了她。”

    绑匪立刻放开了慕斯绵,不想刚一松手,额头一记刺痛,瞬间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小涛!”

    启晨曦转头看向饕餮,就见他傻乎乎地眨巴眨巴眼睛,说:“两个,我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他已经投降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”饕餮不懂这些,他只听明确的指示。

    启晨曦无语,正想训斥他,就被慕斯绵抱住了。

    “晨曦姐姐,吓死我了,我以为自己就这么玩了,幸好有你在。”

    “额。”

    启晨曦拍了拍她的后背,安抚道:“没事了,你可以放心了,有我在,没人可以伤害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

    慕斯绵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候,外面传来警笛声,陆峰带着警察赶到了现场。

    “王妃,您和启太太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陆峰看到三个绑匪都倒在了地上,立刻上前询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启晨曦摇了摇头,再次看向饕餮之前站立的地方,发现他已经离开了。

    饕餮这样的心性,让她有些不安,突然觉得自己跟他们续了约,也应该身负教育之责。

    至少,对于饕餮,她应该引导他建立一个正确的三观。

    “你处理一下善后,我带小绵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启晨曦说完,便扶着慕斯绵的肩膀离开。

    上车之后,她给启凡打了个电话,然后把手机交给慕斯绵。

    “好好跟我哥说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慕斯绵立刻接过手机,哇的一声哭了:“老公,刚才好可怕,我以为我这辈子都见不到你和儿子了,吓死我了,他们竟然想要杀了我。我想,我都没有得罪什么人呀,为什么会有人想要杀我?是不是你得罪了什么人,所以他们找我报复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启凡听着慕斯绵语无伦次的问话,只是柔声道:“好了,现在没事了,我明天过来接你回家,现在已经在飞机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你在飞机上了?那怎么可以跟我打电话呢?”

    “卫星电话。”

    启凡简单地回答了她的疑问,道:“你有没有受伤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幸好晨曦姐姐来的及时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等会儿回去,让人给你煮个安神茶,喝完之后,安心睡一觉,明天一睁开眼睛,就可以看到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真的吗?明天我睁开眼睛,你就可以看到我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什么时候骗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慕斯绵点了点头,又道:“对了,昨天晨曦姐姐告诉我,我玩的那个游戏里面,‘一叶凡心’就是你,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那你什么时候向我求婚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启凡有些听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结情缘呀!”

    “等回去了,我全服发通告,向你求婚,行吗?”

    “行!”

    慕斯绵的心情顿时好转,开心地答应了。

    启凡听她的声音变得轻快了,也放心了不少,道,“那么,先这样,你好好平复一下情绪,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“啊?你这样就要挂电话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我有事情要做。”启凡的声音非常严肃,听起来完全不是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慕斯绵很懂分寸,立刻应了一声,道:“好吧,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“好,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启凡挂了卫星电话,抬头看向海叔。

    “小绵遭遇绑架的事情,查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,查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做的?”

    “天之国的王后,因为不满少奶奶在拍卖会上抢了玉佩和风头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断了天之国的经济命脉吧。”启凡的声音非常平静,眼神却透着一丝慑人的寒意。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海管家点了点头,却有些迟疑地问道:“不过,家主那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会跟晨曦解释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海叔转身离开,用卫星电话发布了指令。

    正如外界传闻的那样,得罪了启凡的人,就算拥有一个国家,也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他同样可以让这个国家消亡。

    启晨曦开车回到东苑,让阿兰嫂准备了安神茶,哄着慕斯绵睡下之后,便回到书房,接收了启凡的信息。

    ——我对天之国进行了经济制裁,相信不会反对的。

    启晨曦显然早就料到了这点,没有太多的惊讶,只是简单地回复了一句:知道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联系了穷奇。

    “家主大人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穷奇,你们现在在哪儿?我想跟你谈一谈饕餮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小涛?”穷奇略带疑惑地问道:“他做了什么错事,惹你生气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错事,而是他的处事风格,过分不近人情了。”

    启晨曦停顿了片刻,道:“穷奇,对于已经弃械投降的人,你会赶尽杀绝吗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穷奇愣了一下,道:“我明白了,您是觉得小涛太冷血无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家主大人,你应该我们存在的原因,是不惜一切代价,保证家主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启晨曦明白这点,紧接着说道,“可是,穷奇,现在的你们,不是杀人工具了。你们跟我重新续约,但是我们的约定不再是过去那种模式了。你们是自由的,甚至可以在危急时刻,舍弃我,保住自己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家主大人,虽然你在合约上有这样的表示,但是我们四个这二三十年中接受的训练,都是绝对的服从您的命令,保证您的安全。我相信,如果您开始说的就是让小涛留下活口,他一定不会取走对方性命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启晨曦听了这样的解释,眉心拧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的意思,错在我,是我下错了指令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穷奇笃定地回答:“家主大人,请你一定要明白一点,如果我们真的沾染上了人的七情六欲,我们就没有资格站在您身边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你都这么说了,我也无话可说,就这样吧,挂了。”

    启晨曦挂点了电话,蹙眉思考着穷奇的那番话,突然觉得饕餮他们很可怜。

    从小就被训练成只会服从命令的机器,真的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“小涛,你在吗?”

    她知道饕餮这断时间一直跟在自己身边,便试探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果然,饕餮出现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家主大人,不是生我的气,向穷奇哥告状了吗?为什么还要叫我?”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