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二章 群剑北飞仓且皇-仙岖 第一百零二章 群剑北飞仓且皇-就爱2018世界杯投注官网 - 2018世界杯投注开户

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就爱2018世界杯投注官网 -> 玄幻魔法 -> 仙岖

2018世界杯投注开户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倒地不起的正是计无离,而以敖威为首的归墟谷弟子却已不见踪迹。

    这时,已有翠虚弟子清醒过来,有人叫道:“他们都死了!他们都被计师弟杀灭了!”

    众人死里逃生,纷纷欢呼起来,但不过片刻,又有弟子掩面痛哭,继而连三,所有的人都不住抱头痛哭。不到半日前,八泽城尚有翠虚门二三代弟子数十,而此刻却剩余不足二三成,且那十余位二代弟子均不知死活,这些劫后余生的弟子,怎能忍住不难过涕泪。

    毕千万想起师父清霄子生死不明,也是好哭一顿,哭过之后,他又去抱起地上计无离,探手试了试,庆幸的是计无离尚有呼吸。

    修双双也是眼睛红肿,她问毕千万:“计师弟还活着么?”毕千万点头:“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修双双拂袖拭干泪痕,又对其余弟子道:“师叔伯们仍在湖中,归墟谷二代也不见踪迹,想必他们与咱师叔伯正斗在一起。”顿了顿,她又道:“咱大家也帮不上什么忙,这就回门派吧。计师弟受伤不轻,也不能再耽搁。”

    余人均觉修双双言之成立,纷纷点头答应。但就在此时,又见离湖水面波涛顿起,数条水柱升起半空。众人大惊侧目,随即又见七八道人影从水柱中钻出,落到岸边。

    落回岸边的正是清霄子白鸣等人,这几人个个满身带伤,伤口兀自流血不止。众三代弟子见到师叔伯,都又惊又喜,纷纷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清霄子看了众三代弟子一眼,疑道:“怎就只剩你们,其他人呢?”三代弟子均低头不语,且又有人止不住啜泣低吟。其实二代门人下水者十余人,上岸的却只有七人,其余之人自是已然葬身湖底。

    白鸣长叹一气,摇头道:“走吧,大家别耽搁了,我们一道去云梦泽。”

    有弟子惊道:“白师伯,我们不回门派么?”

    白鸣摆手道:“回门派做什么,我们本就是要去云梦泽。”他叹了口气,欲言却又止。

    安自在从毕千万手里接过昏迷不醒的计无离,说道:“大伙忍者点伤痛,待远离八泽城再行疗伤。”说完他率先祭起飞剑,破空而去。其余众人也纷纷驾驭法宝飞剑,遁空往北。

    且说翠虚门内,秦纵太真等人也已知晓八泽城之事。此刻,门中剩余二三代弟子已先后离山往北而去,翠虚门上下便只余秦纵太真与黄奚等几名仅存翠虚一代门。

    黄奚叹道:“秦师兄,你当真不与我们同去云梦泽?”

    秦纵摇头道:“不去啦,我寿元将近,只怕撑不到离开渡陵洲,又何必折腾。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矮矮胖胖的太真说道:“也不知云梦泽上那座传送大阵,是否很能正常运转,不然的话还是要从陆路去往海边。”

    秦纵道:“太真师弟放心,那座传送阵自建成始,本门便有弟子世代看守,倘若阵有异常,我们早就知道了。”他又苦笑一声,道:“只是大阵已经发动,必会为归墟谷人知晓,后面的人怕就不能再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后面的人?师兄你是说紫凰门和青丘洞剩下的人吗?”太真心软,说道:“为何不通知他们一起从传送阵离开?”

    秦纵摇头道:“师弟有所不知,那座阵一次最多传送三百余人,且一次过后,需再过七日才能再次运转。”黄奚太真等人,齐齐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再说清霄子等一众人飞离八泽城两千余里,天黑时分才在一片群山之中停了下来。几名二代门人联手布了一座简易的隔绝阵法,然后开始各自疗伤。

    清霄子等二代门人个个受伤不轻,反倒是三代弟子除了计无离,均是安好无损。

    安自在受伤较轻,他医好身上伤口,又来替计无离疗伤。安自在检视计无离一周,见他浑身上下仅有几处皮外伤,五脏六腑却都安然无恙。又探了探计无离脉搏,才发现计无离并无大碍,似乎因法力用竭,神魂巨耗而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喂计无离服下一粒安神补气的丹药,安自又唤毕千万过来,问道:“今日在湖边,你们又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毕千万便将湖边之事详细叙说了一遍,尤其是计无离最后大发神威,浑身紫气大涨,将那群归墟谷弟子同时杀灭的经过。

    安自在大是疑惑:“这小子,本事这么大?”又想起那些惨死湖边的三代门人,安自在忍不住长叹数声。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。”其余三代弟子也围了过来,有人道:“当时计师弟丹田中腾起一道异常明亮的紫光,那些归墟谷的贼子被紫光笼罩过后,只惨叫几声就全部消失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,他们似乎都灰飞烟灭了。”

    安自在等再聪明十倍,却也想不到那紫光乃含沙珠所发。沉思片刻,他说道:“其中详情,只能等着小子醒来再问,你们都去休息休息,天一亮我们就出发。”

    无人敢放心休息,众人盘坐于地,五感六觉却不敢有丝毫收敛。黎明时分,白鸣忽然叫道:“有人来了。”登时,其余众人纷纷从地上站起身来,惶惶不安的看着四周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只见天空中蓦地出现一座半透明的光罩,光罩晃了一晃,便有几道流光穿了进来。白鸣松了口气,道:“是同门,大伙不用惊慌。”原来那光罩正是隔绝阵的外罩。

    那几道流光正是华如烟等翠虚门二代门人。华如烟落地后,第一眼便瞧见躺在地上的计无离。未与白鸣等人寒暄,华如烟就向计无离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安自在拦住华如烟,道:“师妹不用担心,计师侄不过力竭晕倒,身体并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华如烟没有理会,仍旧蹲下身去试探计无离脉搏,待确认他无恙后才起身道:“安师兄,你们遇到归墟谷的人么?”

    安自在叹了口气,便将他们一众的惨烈遭遇告知华如烟等刚到之人。随后,又问道:“华师妹,你可知计师侄身上紫光是何物所发?”

    华如烟淡淡的说道:“我知道,但现在还不能告诉安师兄。”

    安自在也不以为意,又问:“其余同门和几位长老为何没到?”

    “有些在后面,有些从别的路径出发,咱不用等他们,等天亮就径直去云梦泽。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