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就爱2018世界杯投注官网 -> 玄幻魔法 -> 继承两万亿

2018世界杯投注开户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汪子瑜忍不住咽了咽口水,竭力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,忽然想起来,自己现在都已经不在振北集团中了!

    那就算面前站着这个年轻的小子是大事务官,那又如何?

    自己真的需要怕他吗?

    你天大的大事务官,你现在管不着我啊!

    汪子瑜想到了这一点,心中顿时霍亮,脸上也露出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“小升大事务官是吧,您真是大人物,今天上午那要是处罚我,简直轻而易举。我是一点辙都没有!”

    汪子瑜眼神明亮,呵呵笑道,“可是现在,我已经不是你们集团的人了!咱俩没有上下隶属关系,您有什么问题,也问不着我,而且,我也没义务跟您配合!”

    汪子瑜越说越兴奋,笑声肆意,“所以,回见吧您!”

    汪子瑜表情都透着几分嚣张。

    林薇薇、雷迎俩人眼见汪子瑜举止神态,放纵张狂,一个狠狠瞪他,另一个拳头捏紧,很想上前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要动手,要打我?”汪子瑜眼尖,看到雷迎的反应,哈哈大笑,一指雷迎,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“来来来,往这儿来!反正我已经失业了,没有饭辙,我不介意从你这儿赚点钱。”

    人呐,一旦放纵自我,真的很可怕。

    要是甘东省省域产业负责人汪子瑜,那绝说不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市侩、泼皮,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眼下“无官一身轻”的汪子瑜,可算卸掉了大包袱,面对给自己招来祸端的白小升,他不介意自己如此“耍流氓”!

    他就想看白小升气死,又奈何不了自己的模样。

    想想都爽爆了。

    白小升也笑了,“没想到,汪先生还真有如此光棍的一面,此前我可没看出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谁叫现在没官一身轻。”汪子瑜笑道,“说起来,我还很气呢,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,矜矜业业忙活这么多年,到头来怎么样,你们集团就这么冷酷给我开了,还说什么,因为我这么多年辛苦,没有追责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,你们多不要脸!”

    汪子瑜指着白小升鼻子,还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骂完了,汪子瑜这个舒坦。

    堂堂的大事务官啊,就这么让自己骂,干看着没辙!

    这搁以前,那真是想都不敢想啊!

    白小升倒是不气不恼,笑眯眯看着他,反倒问了句全不相干的废话,“汪先生离职了,想去哪儿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汪子瑜听来,问得好。

    汪子瑜甚至给白小升一个大拇指,一脸赞许,“你这个问题算是问着了,我决定,先去一趟新马泰,然后去趟马尔代夫。哎,你说我再然后,去欧洲,还是美国啊。”

    汪子瑜眼下得意、嚣张,意气风发。

    不知道的,还以为他不是被开除,而是升职加薪了呢。

    林薇薇、雷迎都想啐他一口。

    臭不要脸的!

    白小升笑着道,“你让我建议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,你去趟监狱最好!”白小升笑容之下,嘴角勾起一抹冷森,眼神锋锐,“包吃包住,还能给你的人生,来场二次教育。”

    汪子瑜一怔,继而捧腹,“不愧是大事务官啊,幽默,真是幽默。不过这口气也是大的惊人!”

    “抱歉,我得提醒你,我现在已经被开除出了集团,你还想找我麻烦?调查我,你有这个资格吗!你还真以为你是公.检.机关?”

    “关键是,你以为老子会配合你的调查?”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你!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懒得跟你在这浪费口舌!”

    汪子瑜笑罢,啐了一口,转身就要上车。

    “汪先生,请留步。”

    身后,白小升道。

    汪子瑜理都没理,直接去开车门。

    然而,他才拉开车门三指宽,车门便被人用蛮力猛地推上。

    汪子瑜抬眼,顿时吓一跳。

    那身材魁梧壮实的汉子,不知何时站在他身侧,正冷冷注视着他。

    那双眼睛,凶芒四射,真好似猛兽一般。

    便是他,看一眼都吓一跳。

    这人什么时候过来的,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!

    这个人是人是鬼啊!

    汪子瑜汗毛乍起,吓得退开,“你,你要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不干什么,请你看点东西。”汪子瑜身后,林薇薇冷硬的声音也随之响起。

    待汪子瑜回头,林薇薇已经上前,且递过来一沓纸。

    汪子瑜一面惊声大道,“我告诉你们,不要胡来,我要喊人的!”

    一面,他又迫于压力,看了眼那些纸。

    只是粗略扫了扫,汪子瑜神色忽然大变,眼神之中,再不复方才的淡定,而是流露出惊惧之色。

    昨天,他想过,白小升掌握着一些证据,却没想到,连这些最核心的秘密,都实证无虞!

    这简直太可怕了!

    “不可能,这不可能!”汪子瑜眼珠子瞪得滚圆,难以置信,看向林薇薇、雷迎,最后看向白小升,“你们是从、从、从哪里得到的这些东西!”

    这些东西,竟让汪子瑜怕的,连话都说不利落了,他想抢那些东西,却被雷迎一只铁钳般的大手扣住了肩膀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你要?拿去啊。想撕?随便啊。”林薇薇冷笑,“这些都是复印件,我那儿,有的是!”

    这些东西,可是最核心最机密,可以直接送汪子瑜去坐牢的!

    林薇薇怎么可能没有万全准备。

    “怎么,汪先生你不牛了,你继续嚣张啊,你继续狂傲啊。”林薇薇调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证据在,我们集团便能向汪先生提起诉讼,不管你人在集团内,还是在集团外。”雷迎面无表情,看着他道,“哪怕,你跑到海角天边!”

    “新马泰、马尔代夫,欧洲美国,都不是你该待的地方,监狱才是!”

    这番话,让汪子瑜如遭雷击,整个人瘫倒在车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找人估算了一下,这些证据,可以让汪先生进去十五到二十年,而且我保证你就是请国际知名律师都不成。”白小升道,“十几二十年啊,就算有人给你大笔的钱做安家费,你也享受不了咯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这个年纪了,蹲了监狱,有钱你出来后能享受几天?”

    “还有,等你出来,怕是都难以尽孝,来不及给父母养老送终了!”

    “另外,你猜,你老婆会不会带着你的钱改嫁,又或者给别的男人挥霍?”

    白小升似乎在感叹。

    他每说一句,汪子瑜脸色就苍白一分,喉头滚动,喉咙发干。

    白小升说的那些,每一点都极有可能发生。

    再者,坐牢真不是什么忍一忍能过去的事。三五年,咬咬牙也就罢了,十年二十年,汪子瑜不觉得自己可以咬牙过来,牙咬碎了都不行。

    汪子瑜脸色蜡白如纸,嘴唇发抖,甚至眼泪都吓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,我给你一个机会,要不要?”白小升问。

    汪子瑜就像是溺水者,抬头看向白小升。

    希望中带着绝望。

    绝望中透着希望。

    “如果……”汪子瑜咬牙道,“我跟你们合作,如果沈培生要以同样的法子对付我,我怎么办!”

    白小升看着他,无比肯定道,“集团给你特赦,以后要是沈培生以同样办法对付你,保你无虞!”

    汪子瑜惨然一笑,“就凭你说的,我就信,我怎么知道,你不是在单纯的利用我!”

    白小升笑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,你可能不信。那,如果是夏老给的特赦,你信是不信!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